山寨“暗黑币”8个月疯狂敛财15亿元

  比特币曾引发虚拟币投资热潮,借此东风,一种名为“暗黑币”的虚拟货币短时间内迅速壮大。然而,利用“暗黑币”的知名度以及投资者对虚拟货币投资认知的不足,温州男子刘雄与香港籍女子杜玲勾结,伪造了“暗黑币”投资网站,借发展下线、收取会员费等方式疯狂敛财,短短8个月时,在中国市场就疯狂聚敛了15亿元。徐州泉山法院16日开庭审理了此案,公诉人指控5名被告犯有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。

  2009年开始,一种名为“比特币”的虚拟货币在互联网上火爆一时,资料显示,2010年到2013年的近三年时间里,比特币市值上涨了13333倍。这也直接带动了全球虚拟货币投资热。

  2014年,在比特币陷入沉寂时,由美国人埃文•达菲尔德开发出来的“暗黑币”迅速发展壮大,根据央视财经频道报道,“暗黑币”短时间内,一跃成为全球第四大虚拟货币。

  然而,很多投资者并不理解虚拟货币独特的产生方式和交易逻辑,反而被其短时间内出现的巨额投资回报所吸引,温州人刘雄正是在“暗黑币”风靡时,嗅到了其中的“商机”。

  庭审显示,刘雄(另案处理)与本案被告杜玲,于2014年8月在中国香港创办达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(下文简称达康公司),创建虚假的虚拟货币“暗黑币”投资。达康公司重金聘人制作“暗黑币”官网,创建网上交易平台,然而,该网站与真正“暗黑币”并无关联。它只是借助“暗黑币”的名声及价值进行大肆宣传,混淆投资者。为了达到蛊惑投资者目的,达康公司不仅在香港开办总部公司,在深圳还开设中国市场公司,公司举办启动大会时,重金接待了数千名投资者前往“参观”。

  然而,达康公司及其网络平台本身并无任何实体经营活动,而是以高额返利为诱饵,通过各个层级的领导及会员,以宣传、上课、介绍等方式不断发展下线。公司均以投资虚拟“暗黑币”为名,要求参与者缴纳不同级别的“暗黑币”矿机租赁费用即门槛费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,并按照每名会员下线分为三条线(即三个区)的顺序组成固定的层级,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并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,骗取财物,并通过出售虚拟“暗黑币”的方式直接获利。

  为了吸引更多投资者,达康公司屡屡举办各种会务及大型活动,在网络中投入重金进行宣传,截止到2015年3月份,达康公司大肆发展会员,全国各地累计已注册会员账号34365个。会员们缴纳的会费也像滚雪球一样,源源不断流入达康账号,被告人杜玲称,案发前,公司每天入账资金达到2、3千万元,庭审资料显示该案总涉案金额超过了15亿元。

  庭审中,本案的5名被告人均被公诉人指控犯有以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。然而,5名被告庭审中均称他们是“受害人”,多人否认其活动为传销活动,更让人吃惊的人,5人中4人称他们对“暗黑币”甚至虚拟货币“并不懂”

  杜玲被指控为达康公司的创始人之一,负责拓展市场发展会员,并掌控公司从事传销活动收取会员的费用。杜2009年曾因犯有非法经营罪,被深圳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。庭审中,杜玲称自己曾经投资过“比特币”,但仅仅是一种跟风投资行为,自己本身并不了解虚拟货币,对于真正“暗黑币”产生原理及交易逻辑基本不了解。在运作“达康暗黑币”大陆市场业务时,她通过狱友、好友等关系,先后拉来多名本案中的被告人加入其团队,并逐步成为该公司主要领导人。

  杜玲等被告人庭审中屡次称,他们并不认为“达康暗黑币”是传销活动,而是一种国际流行的“暗黑币”投资经营行为。不过,杜玲等4名被告人也称他们都不懂得虚拟货币的基本原理。唯一例外的是被告人倪文武,他被指控为徐州地区市场领导人。记者了解到,案发前,倪是徐州某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。在接触达康公司前,倪也一直关注“比特币”等虚拟货币投资。倪称,他一直认为达康公司有经营实体,所经营的虚拟货币交易就是国际上的“暗黑币”交易。

  公诉人当庭驳斥了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说法,公诉人认为本案“达康暗黑币”并非真正“暗黑币”,该网站经营形式上具有欺骗性。在计酬方式上,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。在组织结构上具有层级性,呈现底大尖小的“金字塔形”结构。“达康暗黑币“网站的经营活动实质上就是传销活动。

  公诉人认为,被告人杜玲等5人组织、领导以经营虚拟网络电子币为名,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等方式获利加入资格,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,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,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,骗取财物,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,情节严重,已构成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情节严重,依法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被告人杜玲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,刑罚执行完毕以后,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,具有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六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,系累犯,应当从重处罚。

分享: